​月餅回收: 高糖高油 長者邊食得多

去年中秋節前後,阿L所工作的元朗區食物回收組織,回收了近3000個月餅 。

他納悶:「有冇需要咁多月餅?都食唔哂。」

「想知點解咁多食唔哂的月餅?」

送唔哂  食唔哂
阿L對「食光光」解釋,中秋前,有公司預計未能送出全部送禮月餅,故將月餅捐給他們。有街坊預計「食唔哂」,亦會先捐出月餅。

中秋後,另一食物回收團體送來幾十箱、共2000多個月餅。

月餅款式包羅萬有,有大有小、有膠兜無膠兜,當然少不免傳統的蓮蓉月餅。

同事笑說:「我哋已經擁有哂全港唔同款式的月餅!」

婆婆:唔食得太多月餅

機構將月餅分發給區內街坊,但高糖高鹽高油的月餅,實不宜派太多給老人家。

有長者不敢收太多月餅,但說「一個無所謂啦,應下節」,患有糖尿病的婆婆坦言「唔食得太多」。

「月餅高糖高鹽,老人家邊食得多。」

有回收也不要眼闊肚窄

阿L說,他明白食物生產過程中,總會有多出的食物。有食物回收機制,可避免還可食的剩餘食物被丟到堆填區。

但他說不應因有回收機制,就「眼闊肚窄」,「唔好大家有個習慣,知道有回收機制,就大安旨意,就買多啲消費多啲,我覺得唔係」。

流心奶黃月餅,很快售罄

至於送禮,傳統始終「禮多人不怪」,難以界訂送多少才是合適,但大家送禮同時亦可「精明消費」,盡量選購簡約包裝的月餅。

🌕🌕食光光祝大家中秋節快樂~🌕🌕

廣告

美酒佳餚背後–亞洲盛事之都,廢物製造之都?

很多即棄物被丟

很多即棄物被丟

由旅發局主辦的美酒佳餚巡禮,一連四天在中環海濱舉行,今天(25日)是最後一天,小弟又入場觀察廢物收集情況。

有回收嗎? 清潔姐姐:你全部放埋一齊得
場內有些標示了「廢紙」、「膠樽」、「鋁罐」的桶,本以為是回收桶,但內裡,膠叉膠碗酒樽膠杯雞骨什麼垃圾都有。我問清潔姐姐:「哪裡回收膠?」她指著垃圾桶說:「唔洗喇,你全部放埋一齊得。」唉,原來是不會回收。

表面上是回收桶,實是垃圾桶

表面上是回收桶,實是垃圾桶

表面上是回收桶,實是垃圾桶

表面上是回收桶,實是垃圾桶

紙皮有價?
不過,很有趣的是,紙皮是會被整齊的分類出來,大概是因紙皮有回收價值?

而膠沒被回收,是因為回收價也跌,沒人要,這豈不是更應減少製造及使用即棄膠製品嗎?

沒有回收酒樽
雖大會廣播叫人不要在場內開瓶裝酒(參加者是要買品酒券和膠酒杯來斟酒飲),但仍有不少人會開瓶裝酒飲,不少酒商也會即場丟棄玻璃樽,但大會沒安排玻璃樽回收。

上次在手工啤酒節,該大會有安排「玻璃再生璀璨」回收玻璃樽,今次巡禮活動大型得多,卻沒回收玻璃樽。

完場時,我看著參展商將一個個玻璃樽丟到垃圾桶,垃圾倒進垃圾車時滿是玻璃碎裂聲,我想:「為何有用的資源都要丟掉呢?」

為何生產者不用負責回收樽再用(雖很多是外國酒商,若將樽要運回外國再用,恐怕碳排放更大,但我認為,最少要生產者付回收費),為何生產垃圾的不用負責?

玻璃樽沒回收

玻璃樽沒回收

玻璃樽沒回收

玻璃樽沒回收

紙皮有價?

紙皮有價?

食光光好難?
有公司派咖啡試飲,其攤檔旁就出現大量紙杯;活動耗用了大量即棄餐具、竹籤等。唉,若安排餐具公司負責提供可再用餐具,可不可行?至少可以減低廢物量?

不過,不是有太多食物被浪費,或許是因為食物份量不是太大,但垃圾桶總會找到腸仔、芝士、飯等食物,食光光難道真這麼難?

財爺
財爺曾俊華今在網誌說, 美酒佳餚巡禮內的340個攤位將中環海濱填滿滿,若要再擴大規模,「也是一個『土地問題』」。財爺,你說得對,若再擴大規模,多多土地做堆填區也不夠。

(ps,我沒留下看展覽場地清拆過程,其實,恐怕這部分會產生更多垃圾吧?)

美酒佳餚背後

美酒佳餚背後

共享經濟 – 掉垃圾唔洗錢 點叫企業支持回收

Harold 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

周四晚(9月17日)Good Lab「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」講座,三位講者中,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葉文琪先生(Harold)分享如何有系統地做回收、減廢,最令我感興趣。

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vs Creating Shared Value
Harold說,很多私人公司將企業社會責任CSR(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lity)只當成是marketing的手段,要私人機構創造共享價值CSV(Creating Shared Value),還是較難。
有次,他與一間私人企業洽談回收項目,Harold要收取回收運輸費,但對方回應「唔得喎,掉垃圾都唔洗錢喎」而拒絕,Harold慨歎,對方就連少少回收運輸費也不肯付。

社區回收念頭
他又提出幾個回收的念頭,望集思廣益:

1. 連結拾荒者做回收,幫助弱勢社群
連結平日搭荒者,由他們負責在社區收集廢物,要打卡做紀錄,亦要清潔回收箱。
他們收集到的廢物可賣錢,回收公司也會另向他們付錢,形成到社區回收系統之餘,又可幫助弱勢社群,一舉兩得。
但困難是,搭荒者會當作是回收公司的員工嗎?若要當成員工,就不可行了。

2. 回收賣剩麵包
將有空的市民和麵包店連結,由有空閒的市民去收集賣剩的包餅。

3. 藥物回收
另外是藥物回收,Harold說藥物會影響河流等環境,而外國會將藥物當做化學廢料處理,但香港卻未有相關處理措施。他提議,可在社區設置藥物廢棄箱和做藥物紀錄,處理藥物。

廢物數據化
讀書時,我在大學只是做跑腿,建議學校放回收箱的位置就可以。
但Harold做回收,是有系統地做,會做廢物審計(waste audit),由源頭統計廢物量,有多少是可回收的廢紙、鋁罐,有多少是真正的垃圾,再加上電子系統作追蹤,記錄在哪、由誰收集了幾多廢物,最後用電腦做好報告,這樣對將來實行了廢物收費後,有助企業實行減廢。

他現負責中大的回收工作,廚餘、三色桶回收物都收,他說,每個垃圾袋也附有QR code,方便追蹤和記錄數據。
我在想,有系統兼數據化地做回收工作,也是有助減廢的方法,比只是責怪消費者不肯分類回收有效吧?

文/ Y@食光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