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地上「人棄我取」 收割「沒價值」作物 – Gleaning

DSC_7568

羽衣甘藍

英國的十二月真夠凍,除了冷,就只有冷,什麼感覺都沒有。這天,我隨英國Devon轉型城市Totnes的食物回收團體Food in Community的義工於清晨,到農場收割「多餘」的韭蔥(Leek)、羽衣甘藍(Kale)和紫椰菜,他們叫這做「gleaning」。

幾星期前,農夫已收割了一次韭蔥,當時有些韭蔥還未長得夠大,故未能收割,任其繼續生長。至於羽衣甘藍,因農場已交夠貨給買家,不會再花錢花時間收割多餘的農作物,任於農地枯萎算了。還可以吃的農作物,只因經濟原因而任其枯萎至死,實在太浪費了,故農場也樂意讓我們來收割「多餘」的農作物。

大家分工合作,我負責收割韭蔥和羽衣甘藍,有義工去收紫椰菜,在寒風下收割真的冷死了。因我們人手和運輸車輛有限,只能收割到農田內約一半的蔬菜,真難以想像全世界還有多少農作物,耗用了水、肥料、電力、力氣和心機種了出來又被浪費掉。

接下來一星期,我們都將這些韭蔥、羽衣甘藍和紫椰菜送給FIC受惠者

 

羽衣甘藍

收割到的羽衣甘藍

DSC_7560

根據英國食物環保團體Feedback,其調查發現平均每年英國農場收成的10%至16%都被浪費掉,浪費的不只是食物本身,還有背後所耗用的水和能源。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(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, FAO)估計,歐洲差不多有六成的食物浪費,在消費者購買前已遭浪費,其中有49%是在農場甚至是收割前已被浪費。所以,英國有不少團體也組織義工,到農場收割被遺棄的農物。

義工們循例問我,香港也會這樣到農場拯救剩食嗎?我想,香港的香港的農場少之又少,況且政府資料顯示,在2011年,香港人每天共丟棄約3600公噸廚餘,其中三分之二來自家居(約2500公噸),三分之一來自與食品相關的工商業源頭(約1100公噸)。那麼,似乎從家居和商業入手減廢更有效…….是嗎?

羽衣甘藍脆片

我隨便將羽衣甘藍加點油鹽,放進焗爐烤一烤,結果變了「小老闆紫菜」一樣的脆片。

再看看:

訪英國記 — 讓被剔走的蔬果「重生」

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 「Pay What You Feel」

廣告

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 「Pay What You Feel」

由英國居民組成的Food in Community不只將回收得來的蔬果等食物「送完就算」,還會利用「剩食」炮製美食,舉辦每月一次、「有乜煮乜」的「Pay What You Feel Cafe」 (PWYF Cafe),客人隨心付費,認為Cafe的食物、服務值多少,就付多少,「值幾多,畀幾多」。

「我們會根據手上有何食物再設定餐單,通常包括湯、主菜、素食、沙律、麵包,有時還有甜品!」FIC的董事Chantelle和義工們一起檢視手上有的食材:農場捐出的graded-out 薯仔、甘旬、椰菜花、菠蘿、蘋果、啤梨、蘋果汁,還有食物銀行送出的雜豆…..義工們於是決定煮最簡單的「茄子雜菜煲」(就是將所有蔬菜、雜豆煮成就是=.=)、薯仔沙律、啤梨菠蘿沙律。另外還欠調味料及主糧,要到超級市場購買。

茄子雜菜

茄子煲

當CAFE的待應Cafe於區內教堂舉行,我與一眾義工上午就來到會場準備和佈置。我當了一天的待應生,將飯、雜菜、蛋糕端到桌上,客人自行隨便取餐。Cafe的水準與英國普遍餐廳相若,不少人也會光顧,當中不少是區內居民,吃過午飯,還留在cafe聊天,小孩一起玩耍,熱熱鬧鬧的像個社區會堂。

不少客人取餐時都問及定價,我們回答:「隨便啊,你認為該付多少就付多少啊!」客人大都慷慨,不吝嗇付錢吃這些「剩食」。

碰巧當天街上有遊行示威,帶旺了cafe呢 LOL(想起香港的七一遊行的下午,街上的麥當勞、7仔生意都很好,不少遊行人士都排隊買吃的喝的)。

PWYF cafe是「全素cafe」,「難道因為這邊素食風氣較盛行?」原來這某程度上是基於實際考慮,FIC董事David解釋,他們獲農場捐出大量蔬果,當然要先盡量利用,而且肉類難以長時間儲存,所以PWYF cafe選擇「走肉」。

其實為了這一天的Cafe,我們共花了兩天準備。第一天我們一共3個義工,一起煮雜菜煲,上午我們切蘿蔔、薯仔、洋蔥等切個不停,中午小休一會,食個午飯喝個tea後,就將全部蔬菜和雜豆倒進鍋裡熬,這就煮成了「雜菜煲」。第二天,我和幾位女義工在會場準備啤梨菠蘿沙律,她們一邊慢慢地切啤梨,一邊分享上法文課的心得。我心裡驚訝為何他們願意花一整天在切菜,真的很「悠閒」的樣子。

Minimize Food Waste

PWYF cafe結束時,還剩下很多餸菜,唯有由義工「清底」。我打包了三盒飯菜、兩盒沙律回家,連續吃了幾天,「食到有啲唔想食」,感覺無論怎處理,都總會有很多食物剩餘,「食都食唔哂」。這就是我們都只能「減少廚餘」、「minimize food waste」,而非「消滅廚餘」?

訪英國記 — 讓被剔走的蔬果「重生」

種得太多 農地上的「人棄我取」

訪英國記 — 讓被剔走的蔬果「重生」

Chantelle (左)、David

去年底,我自香港跑到英國Devon轉型城市Totnes,看看當地一班居民食物回收團體Food in Community(FIC),如何盡力拯救一大堆香蕉、柑、蘋果、薯仔、紅菜頭、紫椰菜、椰菜、洋蔥等被「嫌棄」的graded-out農作物 。

「2012年,我參加了園藝課,其間到一個農場考察,竟發現農作物竟散落一地,是紅菜頭!因數量太少,(農場)若再聘人手收割,不符經濟效益。這正是個好機會,想想如何好好利用這些紅菜頭!」FIC創辦人之一David回想道。

David當時與一位同學,大膽向農場Riverford負責人提議,讓他們到農場收割這些被「遺棄」的農作物(gleaning),農場負責人反建議:

「收割對你們而言,太辛苦了吧,不如我直接將農場的不合格」的蔬果(graded-out vegetables)轉送你們,如何?」

David喜出望外,同年底,他們開始接收graded-out農作物,再轉送食物銀行和兒童中心,翌年4月,他們將計劃正式註冊為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,FIC正式成立。

什麼是graded-out農作物?

「被農場剔走的,大概是破破爛爛、腐壞至不能食用的食物吧?能食用的應只佔小數。」這是我對graded-out的偏見。

DSC_7287

捐出的洋蔥

一天清晨,我隨義工到Riverford「取貨」,親身看看什麼是graded-out 蔬果。農場職員指著10多箱graded-out生果和蔬果,指示我們取去。Graded-out農作物的數量比我想像的多,有些是果肉「瘀」了、菜葉破損,並沒有發霉。其他被丟棄的蔬果,大部份仍完整無缺,真令人大惑不解,我禁不住向農場職員問個究竟。

「這些香蕉都不要?」
「未熟透呢!」

「紫椰菜呢?」
「太大!」(比我的頭還大。)

「薯仔呢?」
「太細!」(有的比乒乓球還小)

「這些柑呢?」我拿起比在超級市場買到更「靚」的柑,向負責品質控制的職員問到。
「這個…….我不知道呢,哈哈!」也真誠實。

  1. 嗯~天氣不似預期
    「因為天氣每年變化不定呢」,FIC的董事(Director)Chantelle解釋,原來農夫為免遇上壞天氣而失收,交不出貨,都會多種一點,以確保能交出預期數量的農作物,以防萬一,「所以農場一般都會有少許剩餘」。
  2.  太大!太細!
    David補充說,「顧客對於蔬果的大小有一定偏好,久而久之,就成了農場的標準」,結果有些「瘀」了、「過小」的蔬果,統統「被out」,不能出售。Chantelle插口說:「有一次我們獲贈很多椰菜花,原因是那些椰菜花太大,食物箱空間不夠,放一個椰菜花就已佔了大半個箱,放不下其他蔬果售予顧客。」
  3. 人手問題
    另外有些蔬果是「山長水遠」的由世界各地進口,不少於運送途中已壞掉,若要將其挑出來,實在太「浪費」人手,農場認為不值得,索性整箱棄掉。
食物箱

香蕉還是很新鮮,還有因為太小而被捐出的薯仔

分享自家製自家種

除了農場外,FIC收到的食物,還來自不同地方。有果汁廠和製湯工廠會捐出快將到期(short-dated)的果汁和湯,磨菇湯、雜菜湯、蘋果汁包羅萬有。另外還有咖啡店和「自家製」的麵包,Chantelle說:「有一位先生很喜歡造麵包,不時與我們分享他造的麵包,叫我們給他意見。」有時候我們分發蔬菜後,義工們會一起喝口熱騰騰的磨菇湯和麵包,暖暖身子。

David說:「附近一所學校有耕種小組,學生在校內耕種,到夏季收成時,學生都放假去了,所以我們有時會被邀請到校,幫忙收割!」Chantelle插嘴說:「另外有位太太說,她在花園種了太多蘋果,請我們去摘!」

按需派發食物 不只「施與受」的關係

逢星期四,義工都會聚集於FIC的基地 (一所廢置校舍),將收到的食物平均分配到不同的受惠者的「食物箱」中,再送給受惠者。

最初我只想「做好呢份工」,務求以最快、平均分配送出食物就好了,其他義工卻慢條斯理地工作,為不同對象「精挑細選」合適的食物:學校將要舉行聖誕派對,就給他們多些菠蘿、蘋果,製作成派對食物。有女士不喜歡韭蔥,就給她洋蔥。這一家這星期會出門4天,那不用給他太多食物,以免浪費,十分體貼。

我發現其中一個食物箱寫上我的名字,我只是義工而已,生活亦不缺食物,何以我也能受惠?

David笑了笑說:「我們的食物可足夠啊,何不與義工分享?」他說,FIC全靠義工支援,才能一直運作,義工們付出心力和時間拯救剩食,讓大家嚐嚐親手「拯救」的食物,更可更了解自己付出的意義。如是者,每星期我也獲贈一大箱食物,薯仔、紅菜頭、椰菜、羽衣甘藍(Kale)、洋蔥、蘿蔔、香蕉、蘋果、柑、菠蘿將箱子都塞得滿滿,是整整一星期的糧食!(1)

送贈小禮物 將纖細情懷逐點分

FIC的「送貨車隊」由義工組成,負責不同路線,將一箱箱的食物送給受惠者,包括區內學校、幫助釋囚的機構、食物銀行和生活窘困的人。不過,FIC跟受惠者並不止是「施與受」的關係。

在FIC,我認識了來自敍利亞的難民家庭。其他義工說,他們初到英國時,情況很惡劣,言語不通,FIC小小的食物援助對他們而言,是雪中送炭。現在他們每星期也來幫忙分派食物,有時候還做Pizza與大家分享。

有天,我們準備「開工」之際,發現「基地」門前放著一盒禮物,打開一看,盒子裡滿滿是英國傳統聖誕甜品mince pie!原來是「受惠者」之一的食物銀行送給我們的「回禮」,以感謝各位義工的付出。這是我第一次嚐到這傳統甜品,義工們一邊吃著,一邊向我介紹英國的聖誕傳統甜點。之後,我們到一所學校送貨,學生熱情地送上一份神秘聖誕禮物,原來是以FIC送出的柑製成的聖誕乾果吊飾!

聖誕乾果吊飾

學生送的的聖誕乾果吊飾

罐裝豆、麵粉、烘焙食品

我們有天到訪食物銀行,食物銀行職員送給我們各種罐裝豆、麵粉和烘焙食品說:「都給你們!」我們大惑不解,這些食物沒有過期,包裝完好無缺,何不贈予有需要的人?

「因為受惠者通常不愛罐裝豆、麵粉和烘焙食品啊。」職員笑著解釋,因為罐裝豆類需要與很多食材一起烹調,用麵粉做糕餅等亦需較多工序,麻煩得很,很多受惠者都嫌棄這些食物,結果越積越多,食物銀行的倉庫都放不下,倒不如轉贈FIC。

這些「被嫌棄」的食材,搖身一變,就變成FIC「Pay What You Feel Cafe」食材。

David 說,FIC至今已回收了超過 6萬公斤的食物,David希望可擴展FIC的計劃:「我們想做的,除了申請更多資助外,就是將FIC的計劃複製到其他小鎮,那麼他們也可以有一個小型的FIC計劃 !」。FIC未來希望能有足夠資助和收入,那麼即使他或Chantelle退出,FIC也可有資金聘用員工,維持日常運作。

他們問我,會香港在發起類似的拯救食物計劃嗎?沒錯,我從他們身上學會很多,能阻止食物送往垃圾場,我亦很高興,但外國的一套並不能「照辦煮碗」的搬回香港,不過總有方法的。

食物箱

每個食物箱都寫著接收者的名字,這兩個箱子是給食物銀行的。

(1)每天,我都按著手上有什麼食材,決定煮什麼菜式,如紅菜頭意粉、焗羽衣甘藍脆片(加點鹽後跟小老板紫菜一樣)、薯蓉,其他義工還會做甜品,香蕉麵包蛋糕、菠蘿批、蘋果批、純素香蕉蛋糕應有盡有,我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吃「剩食」的生活。

再看看:

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 「Pay What You Feel」

農地上「人棄我取」 收割「沒價值」作物 – Gleaning

文:W (過去一年自香港跑到英國去,看看食物浪費,看看當地如何拯救食物。)

 

【1蚊】過「BestBefore」 減價賣   英超市推減食物浪費

英國食物零售商East of England Co-op於本周起,開始會將到了「最佳食用日期」(Best Before)的罐頭食品和乾食品,以10便士(約1港元)出售,以望減少浪費食物。

本周起,東英格蘭Co-op(East of England Co-op)的125間超市,會將到了其「最佳食用日期」的罐頭食品和乾食品,如意粉、薯片和米等,以10便士(約1港元)的價格出售;但這措施不適用於印有「此日期前最佳」(Used by)的食物。

East of England Co-op希望,此措施能將每年被丟棄的食物量減少至少2噸。

此前,該公司在其14間零售店實行了3個月的試驗計劃,發現此類「10便士」到期產品,一般在減價後一小時內就能售出。

當地關注廢物問題的組織Wrap表示,英國每年丟棄仍可食用的食物的價值,相等於13億英鎊。而根據英國食品標準局,英國每年丟棄的食物達730萬噸。

英國食品標準局指出,過了「最佳食用日期」的食物仍可安全食用,只是品質不是最好。此類食品過了「最佳食用日期」一個月內,仍可出售。

不過,這些10便士產品,不可捐給食物銀行等慈善團體,因他們不會接收過了「最佳食用日期」的產品。
報道:

The Guardian

BBC

內地收緊入口回收物料 政府說是「機遇」?

長此下去,就說服不到公眾進行分類回收了。

* * *

內地年底收緊禁止進口俗稱「廿四味」的洋垃圾,包括廢塑膠、未經分揀的廢紙等。有回收業界人士吐苦水,說因未獲批文,下周一可能停收廢紙!但政府說,今次是機遇,可借機提升本地回收業水平。(其實什麼國家政策也說是機遇啦)😅

* * *
綠惜地球周一舉行「中國環保利劍下的香港回收出路」分享會,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說,商會決定或會於下周一(11日)會暫收廢紙,因為大型造紙廠未取得進口內地的批文,「香港廢紙一路急跌,去唔到,我哋唔想停。去唔到的廢紙,我哋收左喺度,我哋嘅船爆咗棚、倉爆咗棚,最後都要停」。

DSC_6081

提升回收業界水平的機遇? 香港豁免?

回應業界或停收廢紙和內地政府的政策,政府說是「機遇」。
政府發言人昨(6日)說,內地政府的《方案》提供了「機遇」,「讓政府從多方面扶助回收業界提升營運水平」,呼籲業界「正面地」看待:

「政府呼籲回收業界以正面和積極的態度,抓緊今次內地實施新的回收物料進口標準所帶來的契機,提升本地回收業的能力和水平,增加回收效益,優化本地回收產業鏈。」

對於可否將香港出口的廢料豁免於「24味」之外,環保署助理署長(回收支援)黃漢明於論壇上又強調今次是「機遇」。😅

黃漢明說,內地有關政策對其他地區「一視同仁」,不只針對香港,「國家唔係話唔收,國家係講緊大家要分得仔細,膠係想做到原材料嘅質量」,而面對國家對回收物料的要求斷提高,豁免非長遠之計,業界可視今次為「機遇」,提升回收物料質素以至競爭力。

就豁免的提議,劉耀成補充指,「24味」是針對家居廢料,而非工業廢料,「政府係咪應朝呢個方位,如果我用家居廢料,處理好哂之後,係一個乾淨的破碎料,試問同工業出嚟嘅邊割料有咩分別呢?我哋希望爭取到呢一度,唔係話我哋將啲垃圾運去中國大陸」。

政府行動:回收基金2000萬元資助買機

黃漢明又簡介了政府對回收業界的支援措施,回收基金預留2000萬元,資助業界處理廢塑料的能力,以達到內地進口要求,獲資助的申請人可購買塑料分揀機、塑膠樽標籤機、樽蓋去除機等。另外基金亦預留5000萬元,鼓勵業界採用回收壓縮車,提高運輸回收物的效率。

DSC_6068

回收基金的支援措施

繼續閱讀

【隨筆】糧食安全 Think beyond your plate

more tast less waste

朋友annual dinner的剩食(右圖)

 昨天(9日)參加了一個有關食物未來的研討會,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譚迪詩(Daisy Tam)談到糧食安全。她說,世上沒有所謂「廢物」,「廢物」只是放錯了位置的資源。

這我很同意,有很多被丟棄的食物,仍可食用,拯救了這些資源,亦是「增加」糧食供應。但作為個人,又有何可做?

她指,糧食安全關係到每一個人,我們是糧食系統的其中一部份,我們應思考一下餐碟背後的事,「think beyond your plate」!

Richard Brubaker(左)、譚迪詩

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可持續發展客座教授Richard Brubaker(左)、譚迪詩

個人:Think beyond your plate 食肆:廚餘審計

我想,選擇不同食物、餐廳時,想想食材從哪來,哪種方法產生的廢物、廚餘較多(例如自助餐),盡量避免吧。

至於食肆,則不妨進行廚餘審計,了解各個運作過程中產生了多少廚餘,究竟是廚房產生的廚餘較多,還是食客剩下的較多。這個香港是否未太盛行?

她說,可持續發展不代表要用更多錢,而是可節省金錢的。這大概是推動可持續發展的大方向之一吧。

糧食安全:food availability、food access、food use
繼續閱讀

大埔年宵 燈籠碌地「竹全部都係竹」

今個年初一又跟自然脈絡野人到年宵市場「執嘢」,以往只去上水一區,今年擴至大埔。

我們在清晨5時半前抵達大埔年宵市場,最搶眼的是地上約20個「紅燈籠」, 像一個個波被丟在球場兩邊地下,用完即棄,難道這叫「好意頭」?一位老伯對我們說:「攞返兩個啦,無人要架喇!」

dsc_4818
「紅燈籠」被遺在地上
dsc_4823
「紅燈籠」被遺在地上

繼續閱讀